物业与业主相互扶持的35天

作 者丨骆轶琪

编 辑丨张伟贤

图 源丨公司供图

自从3月25日在社区内查到有阳性感染者到现在,贺磊已经一个多月没有顾上回家照顾老人了。

他每天能够做的,只是在忙碌的社区工作之余,抽空参与母亲所在社区的各种团购活动,并不断与老人强调防护事项,然后继续埋在工作电话堆里。

贺磊是碧桂园服务上海地区公司沪东区域项目总监,他负责中金海棠名苑二期1100多户的防疫服务工作。

在接到有病例需要封控的通知之后,贺磊迅速通知旗下服务团队:能从所在小区出来的员工,迅速回到项目服务岗位。

就这样,40多人的服务团队开启了一起吃住、一起扶持,也见证邻里间温情互助的日子。

四十多人吃住一起,经常吃不上热饭

在封闭生活的日子里,贺磊的每一天通常是在接到政府部门下达通知的电话开始的。

有时候是凌晨1-2点,有时候是早上6点,然后他要根据通知,安排团队开展全新一天的核酸筛查工作。

搭雨棚、安排桌椅、拉电源和警戒带等,完成这些工作后,开始接待陆续下来的居民,就这样,一个上午就结束了。

刚开始,最难熬的其实是晚上,从原先睡在床上变成打地铺,很多人睡在一起,难免有个人习惯的差异,有的同事白天太劳累夜里就会打呼噜,睡不好的情况很明显。

平常社区内并不会预留给工作人员太多住所,只能容纳几人的房间一下子涌进四十多人,就很拥挤。

收到封锁消息之后,贺磊立刻联系了开发商请求帮助,希望能够把尚未出租的商铺留给保安和保洁等员工居住,这才解决了住宿难题。

很快大家就适应了。因为封闭期间需要做的事情突然大增,以前白班的保洁人员下午四点半就可以下班,但现在加上持续不断地进行消杀和各种辅助工作,忙完垃圾分类和运送处理等事宜,通常已经晚上9点多。这样一天下来,谁都累瘫了,倒下就能睡着。

压力最大的环节,还是来自对外来物资的消杀处理。贺磊知道,此前不少病例的出现都与物体表面停留了一定病菌有关,所以整个团队对于团购物资的管理相当小心。

“团购运送人员到现场后,我们首先是检查是否有48小时核酸阴性结果,没有的话,物资就要拒收,以免后续产生传播风险。然后就由保安对每个物资的外表喷洒消毒液进行大面积消杀。”他续称,这样就希望尽量做到,在门岗层面就降低甚至扼杀外来物资传播病毒引发的风险。

(进行物资消毒,图源:公司提供)

就是有时候委屈了胃。作为整个二期项目的负责人,贺磊是接收主管部门传达工作内容的唯一对接人,电话响个不停的同时,还要持续把控对社区内的消杀和防疫工作,同时要随时准备迎接官方送来的保障物资。

有时候在下午四五点刚处理完一批团购物资,拿起饭碗尚未坐定,就接到有1000多箱保障物资运送过来的信息,再处理完整个流程,已经是晚上九、十点。再过一会儿,新的管理通知就又送达了。

没顾上的时候,来不及自己烧饭,有业主会主动过来关心,并且帮忙解决吃饭难题。

在贺磊看来,最重要的就是,在保障服务团队无一人被感染的情况下,二期居民们在近期取得基本零新增的成果,健康度过这段彼此守护的日子。

早两年培训迎实战考验,举办阳台音乐会

要守住阳性病例数量不扩张,是包括贺磊在内二期项目所有人核心关注的大事。

在封锁初期,项目内突然出现了8个阳性病例,第二天开始连续十天有新增阳性感染者出现,最严重时增加到34人,这让贺磊极其紧张。

不仅是对楼道内交叉感染的担忧,还有对团队成员的担心——这么多人几十天吃住一起,一旦有一人被感染,可能就会影响到团队很大的工作能力。

好在早两年,碧桂园服务集团就已经开始制定预防措施,如对雇员服务提出《新冠病毒防疫十大举措》,对涉及可能接触到病毒的作业岗位有《岗位作业六大防疫标准》等。这在此后,一直成为日常防疫的工作要求。

在防疫初期,他就组织了服务团队紧急封闭阳性楼栋的通道;派遣保安24小时驻场定时巡视检查,将所有所需物资直接交送到楼梯口;督促保洁人员按照国家规定进行消毒液配比、全面消杀。

(夜晚进行垃圾处理,图源:公司提供)

对于有阳性感染者的家庭,安排专人每天上门收取垃圾、运送物资,不断细化相关执行和管理工作,精准到不要直接接触消杀喷壶、防护服具体怎么穿脱、六步洗手法的流程等细节,逐个落实。

在此期间,也遇到过难题。比如早期防疫物资准备不够,服务团队只能通过与居委、防疫办公室等部门反馈寻求帮助,同时社区内的业主志愿者观察到这个现象,主动募捐或帮忙购买这些物资。

封锁时间越长,越容易面临情绪波动。有几次,服务团队在小区内组织起阳台音乐会,为业主们提供了一个情感宣泄渠道,结果收获了很好的效果。

“我观察到最大的变化,就是增加了团队凝聚力,服务团队遇到困难会一起解决;然后是业主凝聚力,原来邻里间互相不认识,现在面对有孤老、或者独居的年轻孩子,楼层间会互相帮忙,谁家缺药或日常用品大家也会相互调剂,基本每栋楼都有业主志愿者参与运送物资,沟通和协作有明显加强。”想到这些温情画面,贺磊颇有些高兴。随着复工复产的号角逐渐响起,也期盼着回归正常生活的一天

本期编辑 江佩佩 实习生 李凯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