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畊宏直播收入10天暴涨近10倍,跳操比李佳琦带货更赚钱?

刘畊宏直播收入10天暴涨10倍,跳操比李佳琦带货更赚钱?

从广告主和”榜一大哥”手里赚钱,似乎比从消费者端赚钱更加容易。

4月20日晚7:30,刘畊宏准时开始每周六天的健身直播,陪同他的不仅有他的爱人王婉霏,还多了岳母。晚上9点,临近结束时,这场直播收获了2亿点赞,排名全站第2。

直播间里,”嘉年华””大火箭”礼物不断,网传的上海顶级富二代秦奋成了本场直播的”榜一大哥”,短短十分钟里,他就刷了10个嘉年华。有人跑去秦奋的抖音上留言:我是想来看看把嘉年华当弹幕刷的人是什么样的。

这只是刘畊宏”好成绩”的普通一天。

从3月3日算起,刘畊宏共进行了43场健身直播。据蝉妈妈数据,近30天,刘畊宏直播累计观看人次超1亿,单场直播最高达4476万观看,创下抖音直播2022年最新纪录。

近一周以来,刘畊宏抖音直播间是全平台涨粉排行榜首位。从4月17日到4月20日,他在抖音上3天涨粉1100万,目前其粉丝数达到2150万,创造了抖音最快涨粉纪录。

这样的涨粉速度,直逼当年的李佳琦,朋友圈的”李佳琦女孩”们正在纷纷变成”刘畊宏女孩”,两人也被网友称为”谋财琦”和”害命宏”,合称”谋财害命”。

《中国企业家》从刘畊宏工作人员处得知,4月10日,刘畊宏直播结束后,收获了26万音浪,4月19日,则收获了240万音浪。

来源:抖音后台数据

按照音浪与人民币10:1的兑换比例,短短10天内,刘畊宏的直播收入从2.6万元暴涨至24万元,接近10倍增长。按照这样的增长速度,刘畊宏每日跳一场操的收入,可能很快就会超过一些中头部主播带货的收入。

刘畊宏与李佳琦的走红有许多相似之处,众人也不免揣测,刘畊宏接下来是否会从”害命”走向”谋财”–发展直播带货,成为”下一个李佳琦”?

重叠人生

刘畊宏与李佳琦大概从未想过,两个人的名字可以如此频繁地一起出现。他们应该从来没有见过。刘畊宏出道时,李佳琦还没有出生,刘畊宏携女儿在《爸爸去哪儿》二度翻红时,”柜哥”李佳琦刚被欧莱雅送去参加淘宝直播项目比赛。

2021年11月,刘畊宏携妻子和孩子定居上海。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了上海,刘畊宏和李佳琦都被困家中,只能居家直播。

刘畊宏和李佳琦的直播时间多在晚上7点以后的黄金时段,在刘畊宏对着直播呼吁”女孩们”一起运动时,李佳琦则在直播间里吆喝着”美眉们,买它”!

刘畊宏和李佳琦的粉丝有一定的重叠,这意味着,她们必须在同一时间段里,在这两个男人之间做出抉择,或者干脆拿出两台手机一起看。

刘畊宏和李佳琦也开始有意隔屏互动。李佳琦在直播间拧不开瓶盖,喊话刘畊宏帮忙;刘畊宏的经纪人则在朋友圈里发了这段视频,并表示”‘谋财害命’这个组合名有点恐怖,求个好的组合名字,期待解封后”。

这两个相差二十岁,也许素未谋面的男人,人生就这样重叠了。

其实李佳琦和刘畊宏的走红之路也颇为相似。二人都不是突然下场直播,而是”科班出身,专业对口”–在成为美妆带货主播前,李佳琦曾在欧莱雅专柜做过多年的”柜哥”;在成为健身主播前,刘畊宏也曾做过多年的健身教练。

李佳琦走红时,恰巧处于淘宝直播的蓄力爆发期,淘宝直播将大部分资源都倾斜给了李佳琦,捧出了直播江湖绝对位置的”一哥”;刘畊宏比李佳琦更幸运,虽然在直播带货已经开始走”下坡路”时进场,但他恰巧赶上了抖音缺乏”一哥”的窗口期–罗永浩正在逐渐淡出直播间,抖音急需新的头部主播,刘畊宏就这么顺理成章接过了罗永浩的担子。

二人在走红的时间节点上也十分巧妙。

真正将李佳琦推向爆红的,是2020年那场疫情,直播带货在那一年的发展速度如同坐上火箭一般,而李佳琦就是坐在火箭顶端的男人。2022年,上海疫情让许多人被封控在家里难以活动,包括刘畊宏,每天在直播间里挥汗如雨的刘畊宏就这么被”造神”了。

李佳琦和刘畊宏的爆火,经验、平台契机、时间窗口,缺一不可。所谓时势造英雄,大概就是如此。